主後2019年 12月 12日 星期四
Home > 見證文章 > 禱告的樹 見證集 > 禱告的樹見證集 -醫治的大能

禱告的樹見證集 -醫治的大能

醫治的大能

  • 黃佳芬

2 0 1 6 年3 月1 8 日, 星期六的早晨, 我的母親打電話告訴我,凌晨阿爸昏迷無知覺,大小便失禁,已送新樓醫院的急診就醫。我們趕到醫院時,阿爸尚有意識,醫院暫時讓阿爸住進普通病房,開始一些基本的檢驗,初步判斷是流行感冒。
3 月1 9 日主日禮拜後我去醫院,阿爸的狀況急轉直下,喘氣很沉很重。因為阿爸之前動過心臟大刀,我們立即的聯想是跟心臟有關係。
3 月2 0 日媽媽一早打電話來說醫生要阿爸緊急送加護病房。我趕緊到醫院為阿爸祝福禱告,這時的他已經喘到很難說話的地步。他逕直盯著我看,不發一語。進加護病房有許多資料要填寫,來不及再跟阿爸說話;等我們辦好一切手續,阿爸已被插管、施打鎮定劑,無法再跟我們講話了!
身為女兒的我有個很複雜的心情鬱結著,不知道如何找到情緒出口。突然想到帶我進中保代禱團的珊吟老師。我傳訊息給她,她馬上回我說:我為妳填寫代禱卡。
弟弟、弟媳從新竹趕到台南,阿爸已經無法看我們,也無法與我們對話了。此時我心裡又多一個複雜的情緒,因為我的父親年輕時有很多不懂事的作為,致使弟弟很早就離開家,自己求學過生活;但很感謝主,上帝憐憫翻轉五十歲後阿爸的靈魂,他改掉一切壞習慣,開始謙卑地服事主。我阿爸是賣魚的,他上午賣魚,下午就自己默默地到教會後方打掃榕樹下的落葉,無論天氣好壞。能有這麼大的轉變,看在我和弟弟的眼裡心上,我們很清楚知道是上帝的作為,也相信是我阿母多年來完全擺上代禱的功效。我心想:上帝啊!弟弟跟阿爸的關係還沒有完全修復,請祢憐憫醫治阿爸,讓他好起來啊!

晚上,我跟珊吟老師說:「我很難過。弟弟回來了,但他們一句話也沒辦法說。」珊吟老師立刻為我家禱告。隔天,阿爸被判定是「A 型流感重症」引發多重併發症,陪伴阿爸的母親必須做篩檢,檢驗出來也有A 型流感,需開始治療。珊吟老師鼓勵我將事情的狀況放上代禱網,讓更多人幫我們禱告。
那個禮拜正好是耶穌的受難週。棕樹節主日禮拜時,蔡牧師說,有些疾病要得醫治須透過禁食禱告。於是我們決定開始禁食禱告,也帶領孩子天天齊心為阿公禱告;弟弟回去台北拜託那裡的教會為阿爸禱告;我的母會也開始為阿爸禱告;我的大伯是牧師,也請他的會友們為他的弟弟禱告。
我們單純地相信主耶穌的寶血有完全醫治的能力。
到了星期四,阿爸的身體進入最危急的狀態。兩位醫師親自跟我和我阿母說,阿爸出現敗血症狀,要我們有心理準備;當下我和阿母流著淚為阿爸禱告。
我載阿母回家的路途中,阿母說他昨晚夢見棺材放在門口,打開棺材裡面裝滿了石頭。我跟阿母說,我在為阿爸按手禱告時,有股很大的平安力量降下來。認識上帝就有平安,只是我們依舊不清楚神的旨意。星期四是我中保代禱的時間,我帶著極痛苦難過的心情來到中保代禱室,我哭著跟上帝說:「主啊!在危難中,懇求祢賜我有勇氣面對,幫助我走過來。」就在我為代禱卡的事禱告完,有個聲音告訴我,我必須要認罪悔改。回到家,我跪在家裡的十字架前向神認罪,求神赦免我的驕傲,也赦免我裡面不被祂喜悅的的心思意念。當我禱告結束,電話響起,是弟弟台北教會的牧師打來的。他知道弟弟他們夫妻正從北部趕車下來台南,牧師打電話來安慰我、鼓勵我,在電話裡用神的話語為我禱告。我清楚知道神祂一直與我同在。

稍晚出發去醫院前,蔡牧師打電話來為我禱告,給了我扶持的力量。
晚上所有至親的家人都到了加護病房,我們全部的人手牽手在加護病房外,二伯帶領著我們同心合一獻上禱告。晚上讀經時,上帝的話語再次對我說:「雅各啊!你怎能說上主看不見你的困境?以色列啊!你怎能說上帝忽視了你的權益?你從未聽過嗎?你從不明白嗎?上主是永恆的上帝,是全地的創造主。他不會衰弱,也從不疲乏。他的知識深不可測。軟弱的,他加能力;無力的,他賜力量。」我感到無比的平安。
接下來的第二個禮拜,弟弟教會的牧者傳道們知道是我和媽媽在醫院陪伴阿爸,於是他們天天輪流用經文禱告來扶持我,讓我有力量和媽媽一同面對一切。淑芳姊和珊吟老師也到加護病房探訪父親,給了一些實際的經驗談,要我們把握每次見阿爸的機會,不斷的給阿爸的四肢按摩,免得爸爸臥床太久四肢筋肉硬化。這些都是上帝派來的天使,給了諸多的方法與助力。
那個禮拜阿爸用了最後也是最強效的藥,到了第三天他的身體已負荷不了,發起大量紅疹、發燒,迫使醫生不得不停掉所有用藥,因不曉得是哪個藥引發的。最危急的是阿爸還沒辦法自主呼吸。到了星期四,醫生說必須出加護病房,因為已經停藥兩天,在加護病房已經沒有醫療作用,要我們家屬討論是否氣切。
又是星期四,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再度進到中保代禱室,我說:「上帝啊!祢的拯救是完整的,要氣切嗎?我到底該怎麼辦?」當我為代禱卡事項禱告完,神的話再度入我心:「不要怕,只要信,就會痊癒。」晚上媽媽和我們討論完,決定相信神,不氣切!
星期五上午我們再度進加護病房,有兩位醫生已經在等候我們。我們正準備要跟他說不氣切時,醫生開口了,他說:「奇怪!你爸爸今天的狀況特好,我們完全沒做什麼事,但是看他的情況我想是不用氣切了,反而可以試試取下由口呼吸的大管,看看你阿爸是否可自行呼吸。」後來阿爸果然成功地自主呼吸。醫生親口跟我們說:「是你們的上帝救了他,你爸爸是個神蹟!」我和媽媽非常驚訝所見到的景象!
第三個禮拜,阿爸轉到普通病房,醫生交代普通病房第一週很重要!前三天阿爸恢復速度很快,可以坐,可以吃;但好景不常,第四天開始又發燒昏迷,時而醒,時而昏沉。我們的心情再度從山頂掉到谷底,心裡不斷提醒自己神的話語:「不要怕,只要信。」我再次發代禱信到富強代禱網,希望阿爸能度過這個難關。
媽媽遇到狀況時常會馬上打電話給我,很多時候是我所無法決策的,常常只能禱告不斷地問上帝:「接下來,怎麼辦?」上帝很愛我的爸媽,爸爸病床旁來了一位因肺積水住院的退休老牧師。牧師娘每天會來陪伴牧師,她總是很大聲地禱告!爸爸即便發燒昏迷,但當他耳朵聽到牧師娘禱告完說的「阿們」,阿爸也會口裡跟著「阿們」。我的母親會天天播放慈偉、文瑩夫婦幫我們準備的詩歌讓爸爸聽,這是我們在醫院力量的來源之一。
第四個禮拜阿爸持續高燒,燒到連我們都不認得,眼睛睜開問我們是誰?無時無刻眼睛都翻白的,媽媽天天為爸爸按手禱告說:「主啊!願你的旨意成全!願你的旨意成全!」我們相信若不是大家的代禱,這樣的日子很難走過去;因著大家的禱告,扶持堅固了我們對上帝的信心!到了第四週的星期三,醫生說爸爸在這樣高燒無法拔鼻餵管的狀態下,我們必須轉院或考慮住進具有醫療設備的照護中心。我不知如何是好,打了電話請教渭鵬長老,他給了一些中肯的看法與意見,讓我們家人去討論。連絡完渭鵬長老,下午阿母打電話來說阿爸一度醒來,還擅自拔掉鼻餵管。我們只好請求醫護給我們機會,慢慢練習吞食看看。這個神蹟式的轉變後,阿爸開始進食,也慢慢恢復體力。出院後因未能自己下床走路,阿爸就到老家附近去年剛翻修新建的安養中心居住;兩週後爸爸就能自主走路上下樓梯,很順利地回到家。
現在, 爸爸已經完全恢復了。7 月1 8 日是爸爸住院後滿四個月的星期一,他騎著摩托車到教會,一如以往默默打掃上帝的後花園。
感謝主, 將一切榮耀歸給神。哈利路亞!

本文章版權屬於富強教會禱告服事團隊, 歡迎分享見證主恩,但僅限以網頁分享, 勿擷取複製、變更、再發佈

Check Also

禱告的樹見證集 – 聽人禱告的主